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陕工网(029-87344649)
登 录注 册留言板
您当前的位置:全球网赌十大平台 > 职工 > 职场故事 我和德国老人的交往
2022-11-22 13:52:02来源:陕工网
分享到:
  字体:【

  诺尔曼与他的妻子碧萃丝

  2010年3月,外孙田政到德国弗莱堡大学医学部交流。他从小便跟在我身边看我给病人针灸,耳濡目染,得自我的真传,系统学习了针灸常识。交流期间,诺尔曼观摩了田政现场为高烧39.4℃且持续了5个多小时深度昏迷的德国好友的儿子针灸的全过程。当晚,奇迹发生了,患者的体温降到了37℃。此事,让田政在弗莱堡大学声名鹊起,也让来此会见老友的诺尔曼对针灸充满好奇。

  捏起细细的银针,诺尔曼仔细端详着,喋喋不休地追问:“怎么回事?是针里面有药吗?你是不是通过针把药放进了患者的身体?”

  面对诺尔曼的惊叹,田政很自豪,将针灸、穴位、经络等常识简要先容给围观者。耳闻目睹针灸的神奇,一群外国朋友都迫切地想亲眼见识针灸这门古老而神奇的技术,还争先恐后地报名,要趁着田政放假回国时到中国向我请教。

  3月23日晚,30多个外国友人包机专程从德国到西安。当诺尔曼风尘仆仆慕名而来,见到我时,迫不及待地请我为他把脉。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并没有用传统的“望闻问切”四诊法为他诊病,而是拿出秒表和燃烧的香,利用 “知热感度测定法”测量诺尔曼身上12条经络、24个井穴。十几分钟后,一份表明脏腑体质阴阳寒热检查表就清晰地显现在大伙儿面前。

  研究了24个井穴的数值,尤其是肝经、心经数字小于5.我毫不犹豫地断言:“您潜伏着高血压和心脏病。依据年龄推测,高血压、心脏病爆发的时间不会太长,在两年以内。”

  诺尔曼祖籍加拿大,是德国著名的飞机总工程师,是诺尔曼·白求恩的族人,为人严谨,崇尚科学,尤其对数字情有独钟。接过诊断结果,聚精会神地盯着24个数字,摸着赤红的脸颊半信半疑。

  见对方有疑问,我说明说:“人体患高血压可分两类,以心、肝等‘亚热’发病率最高,‘亚寒’次之。依据中医的理论来说明:‘心主血脉,肝藏血’,百病都是因‘阴阳、寒热不协调所引起的’。《黄帝内经》说:‘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经络能疗百病’,而百病早、中、晚期穴位按压时会出现异常疼痛,针刺穴位常获特效。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家喻户晓,不能责怪蔡桓公,主要是扁鹊拿不出证据,单靠望诊,怎么能让一国之君相信自已患病呢?”

  2016年田政与诺尔曼在慕尼黑

  2012年3月中旬,诺尔曼给田政发出邮件,急切地请求去中国拜访我。他对当初预测自己患病的中国医生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一语成谶,自己被医院诊断为高血压、心脏病。

  诺尔曼精通英语、德语、日语、法语、俄语、阿拉伯语6种语言。为了和我交流,77岁高龄的诺尔曼千里迢迢专程从德国到长安大学废寝忘食地攻读了半年之久的汉语。

  2014年3月,在下榻的钟楼饭店,诺尔曼亲身感受着针灸“得气”的滋味,咧着嘴,豆大的汗珠顺着饱经风霜的脸颊流淌着,他痛苦地呻吟着:“在加拿大,我妻子因腿疼接受过针灸治疗,我对此有所了解,知道酸麻胀痛是有效果的表现。我一定能坚持。”

  经过行针后,我再次给诺尔曼测量血压。诺尔曼瞪着眼睛惊叹:“太不可思议了!刚才高压还170毫米汞柱,这会儿130了,不到1个小时,血压就正常了。”

  加拿大是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国家之一,是世界上七大工业国之一,经济和科技发展世界领先。诺尔曼常年往返于德国和加拿大。在家乡加拿大北部的一个小城镇,因气候冰冷,那里风湿性心脏病和中风发病率高居不下。听了他眉飞色舞的宣传,左邻右舍的居民十分向往中医针灸,每年都专门抽出时间不远万里跟随诺尔曼到中国接受针灸治疗。

  2018年2月28日,伴随着飞机引擎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架波音747飞机稳稳降落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一位提着行李箱、身材魁梧、银发碧眼的老人,望眼欲穿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搜寻着。

  他就是诺尔曼,尽管年近耄耋,但满面红光,精神矍铄,和蔼可亲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传递着友善的光芒。此次不远万里专程从加拿大来中国,是为好朋友庆祝75岁生日。

  在德发长饺子馆,诺尔曼拿出一瓶亲手制作的加拿大冰酒,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我。他拍着寿星的肩膀,感慨万千地说:“今年是我第9次来到西安,每次都要与擅长针灸的你们祖孙俩畅聊中国和中医。自从认识tom,大家夫妻就把他当成大家遗失在中国的孙子。你看看,这往来的几百封电子邮件,更让这份感情日益深重。我俩关系铁,你不会不高兴吧?”

  诺尔曼越说越激动:“兄弟,咱俩有缘。当年诺尔曼·白求恩挽救了中国战士的生命,今天,中国医生为我预测并治疗了高血压、心脏病,是不是印证了佛教中的善有善报那句至理名言?目前,加拿大有许多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的中医针灸诊所,为加拿大人民的健康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为宣传中医贡献绵薄之力。”

  饭毕,一小时后,我给诺尔曼诊断后,在太冲、内关上泄,行针时,滔滔不绝地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把自己的宝贝当作垃圾忽视甚至丢掉了。大家的先辈们都是喝着中草药,扎着银针,来延续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光辉历史,大家没有使用抗生素,割器官。我呼吁,应该理直气壮地大力宣传和发展中医中药学,要在世界范围内为中医中药扬名。我敢说,从长远来看,中医一定比西医有更广阔的前景。目前很多人都处于亚健康状态,对于现代医学来说,亚健康检查不出来,更无从下手,只能靠中医。”

  诺尔曼眨着炯炯有神的蓝眼睛,频频点头,搂着我的肩膀心悦诚服地说:“老朋友,如果相信中国人,我就相信你,如果相信中国医生,我就信你一个人。西医既不能预测疾病,也没有找到人得病的真正原因。尽管德国和加拿大医学发达,看病免费,但是我还是相信中医。”

  2019年11月,晴天霹雳,大洋彼岸传来坏消息,一向身体硬朗的老朋友病情危重。我嘱咐外孙马上飞往德国,这也许是和诺尔曼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慎重其事、神情严肃地叮嘱。

  外孙赶到德国时,诺尔曼已被转至重症监护室。一看见田政,诺尔曼的妻子碧萃丝焦急地先容了丈夫的病情:“他得了严重的慢性肾功能衰竭,小腿浮肿,现在腿上已经开始出现溃烂、水肿,吃不下饭……”

  听到越洋电话,我心情沉重,叮咛外孙:“做最坏的思想准备,尽做大的努力。我来远程引导,你去接诊!”

  通过视频,我看到病痛和西医治疗让老朋友憔悴不已,眉头紧锁。看到田政,诺尔曼湛蓝色的眼睛闪着惊喜的光芒,伸出手抓着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赶来的孩子,吃力地呼唤着:“tom,mygrandson help me! ”

  “你来为他治疗吧,让大家见识一下,看看和大家德国医生的方法有什么不同。”听了碧萃丝的先容,诺尔曼的主治医生上下打量着手里拿了几包针和一根线香的中国小伙充满好奇。

  在对诺尔曼的身体状态进行诊断后,田政将知热感度测定的数值拍照给我,经过分析,得出结论:肾经、膀胱经比正常值大几十倍,是寒凉引起的。我提出了治疗意见:“大胆治,针灸能不能让患者起死回生,就看咱们爷孙了。”

  我远程指挥:肾病其色黑,其气虚弱,少气,饮食减少,脉沉滑而迟。膀胱和肾相表里,中极穴是膀胱募穴,具有补肾气、利膀胱的功效;肾经的复溜穴可以补肾益阴,温阳利水;胃经是阳明经,多气多血,胃经的足三里是强壮身体的大穴,具有健脾和胃的功效;《难经·七十四难》:‘春刺涌泉、秋刺复溜、冬刺阴谷。’寒则补之。

  田政定穴行针,立竿见影。诺尔曼的气色很快好转,面色从黑青转向红润,因肾衰竭引起的腹水消退了,胃口逐渐好转。

  一周后,诺尔曼起身坐在床边笑容可掬,与妻子聊家中花园里千姿百态的花花草草,关切地询问妻子的珠宝生意经营状况。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中国针灸如此利害。”看到丈夫转危为安,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碧萃丝喜极而泣,激动地对主治大夫说。

  老友重逢,让老人欣喜不已,情不自禁地打开话匣子,侃侃而谈。在陪床的那些日子,病房里的诺尔曼向田政讲述一生去过的200多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感慨万千地回忆二战时期自己忍饥挨饿的峥嵘岁月。

  阿尔卑斯山脉被世人称为“大自然的宫殿”和“真正的地貌陈列馆”,那里的山地冰川呈现一派极地风光。“我在美丽的阿尔卑斯山上向碧萃丝求婚时的浪漫场景至今历历在目。”老人羞涩地笑着,讲述着动人的爱情故事。

  通过视频,当看到诺尔曼喋喋不休、精神大振,我一直捏着一把汗,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放下。

  见诺尔曼日渐好转,半个月来,衣不解带伺候在床前的田政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兴高采烈地回到10年前诺尔曼夫妇在他来德国时给他专门在别墅里准备的房间,睡到自然醒。离开德国之前,他在诺尔曼针灸的穴位上做出标记,将隔姜灸的方法教给碧萃丝。

  “告诉你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诺尔曼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田政离开德国一个月后,碧萃丝打来电话百感交集地说:“感谢你们祖孙俩,大家夫妻俩很感激世界上有这样神奇的医疗技术——中国针灸!”




责任编辑:胡睿琳

关注公众号,随时阅读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全球网赌十大平台报

资讯推荐

陕工网——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全球网赌十大平台报 © 2018 sxworker.com. 地址:西安市莲湖路239号 联系电话:029-87344649 E-mail:sxworker@126.com

陕ICP备17000697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陕工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网站图文若涉及侵权,请联系大家删除。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