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十大赌博靠谱网站平台

百草堂文学网_免费小说文学网
繁体版

元婴真君也飞灰!

朱少红点点头,笑道:“那就好。”

拓跋良虽然神志清醒,并没有直接把人关进监狱,但毕竟皇上下毒,还是一件大事。赵公主府第一次被旅团包围。

送走前来审问的官民之后,拓跋明珠就被百里轻鸿拖回了书房。百里轻鸿招手招呼了门口的一群佣人和丫鬟,不断的拉着拓跋明珠进了房间,然后甩开了她的手。拓跋明珠瞪了百里轻鸿一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百里轻鸿冷声道:“应该是我问公主她想做什么。”

拓跋明珠道:“我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百里轻鸿道:“陛下下毒,你敢说与你无关?”

拓跋明珠脸色一白,厉声道:“白里轻鸿,你疯了吗?那是我父亲!我怎么能伤害他!”

百里轻鸿看着她,半晌,冷冷道:“朱耀红跟你说了什么?”

拓跋明珠眸光一闪,马上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身体不舒服!” 其实,在服用了朱耀红给她的药之后,她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但只要他知道这种状态不会持续超过三天,拓跋明珠就会非常讨厌眼前这个人。

第520章

盒子里有一个脑袋,一个干净的脑袋。

因为经过特殊工艺处理,几乎没有血腥味,只有淡淡的药味。男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多久,但他的脸仍然完好无损,甚至栩栩如生。他的眼睛微微闭上,神情平静。如果不是盒子里只有一个人头,那简直让人以为他睡得很安稳。

自然而然,在场上飘荡多年的人,甚至大部分上过战场的人,都自然而然的惊呼起来,不仅仅是因为盒子里装着一个人头。正是因为这张脸,他们才知道…… 北晋丞相阿胡鲁,昨天刚刚以叛国罪被洗劫断绝全家。

一个古怪的念头在众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升起。送这个头的人是故意的吗?阿胡鲁家族昨天刚刚被杀,今天早上阿胡鲁的首领被送到了宫门。他们还在朝廷里争论阿胡鲁是否叛国,他是否应该为数万北晋士兵的死亡负责。这个人居然已经死了?

是的,即使只看到一个头,即使头保存得很好。但眼尖的人还是能看出,阿胡死后显然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这……主上,我该怎么办?” 众人一脸尴尬,忍不住问拓跋罗和拓跋寅。毕竟盒子是拓跋音取下来的,怎么办自然是拓跋音的事。

拓跋罗垂下眼帘,难以看清他脸上的表情。过了半晌,才听他淡淡的说道:“我自然会先告诉陛下,然后让陛下决定。

果然,拓跋良看到阿胡鲁的脑袋,也没有说什么。在御案后面站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几变,最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又倒了下去。大厅里一片哗然。这是陛下在短短一个月内,第二次昏迷在众人面前吐血。这让很多人不得不担心拓跋亮的身体状况。是之前中毒没有解决,还是有后遗症?否则,陛下也是一个上过战场的武者。他的身体怎么这么差?

可不管他们怎么想,拓跋良都昏过去了,自然是处理不了。众人议论纷纷,没有结果,只好散去。毕竟,阿胡鲁曾经是北晋的宰相,如何处置,要等陛下苏醒后才能知道。

拓跋罗和拓跋寅回到府邸后,贺兰震立即迎了上去。还没等她开口,拓跋寅已经道:“哥,这是怎么回事?” 拓跋罗微微皱眉,问道:“四哥,你问什么?” 拓跋寅坐在拓跋。巴洛一怔,闭上眼睛,安排下来。他也理清了脑海中一些混乱的念头,道:“这些天……京城的情况,你以为我根本不知道吗?”

拓跋罗对贺兰珍摇了摇头,示意她先出去。贺岚果然对着两人笑了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书房。

贺兰震出去,拓跋罗只是温声说道:“四哥想太多了,我为什么要瞒着你?只是这次你受了重伤,自然不能让你在没有伤口的情况下安静。”

拓跋寅道歉:“哥,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拓跋寅不是英雄,他不知道自己之前在青云城的败北是针对自己的大哥。拓跋罗笑道:“这话你说呢?战场上的胜负,是士兵们的家常便饭,四哥不用想太多。”

拓跋寅轻轻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拓跋洛:“哥哥知道,我从不关心这些事情。但这一次,我不能容忍我不想……”

拓跋罗皱眉,“四哥想说什么?”

拓跋寅沉声道:“大哥,你不觉得现在北京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了吗?”

拓跋罗眉头更紧,道:“怎么说?”

拓跋寅想了想,道:“我知道是大哥和炎陀家族或者南宫雨月合作的。但是……这次是田家的事情,还有阿虎鲁的事情……还有之前对你下毒的事情。陛下。一个链接,你不觉得是巧合吗,你不觉得是巧合吗?”

拓跋罗道:“你怀疑大家中的谁在勾结天启?”

拓跋寅垂眸道:“这倒不是怀疑,就算天启人在上景有眼线,也是时机比较好。上景距离平境和青云城有千里之远,眼线真的可以在这种情况下沟通。及时。嗯?

拓跋罗道:“你怀疑谁?”

“南宫羽月。”

拓跋罗并不意外,毕竟他自己不可能勾结天启,至少他不会在阿鲁鲁的事情上和天启做交易。但南宫御悦却未必。

拓跋寅道:“国师向来是危险的。可是……大哥和陛下,似乎已经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危险。”

拓跋洛皱了皱眉,想说他没有放松对南宫雨月的警惕。可却听拓跋罗道:“大哥觉得南宫雨月喜怒无常,心存杀机,所以觉得很危险?”

拓跋罗问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拓跋寅道:“多年前,我偶然听到拓跋将军对南宫玉月的评价。”

“哦?” 拓跋罗有些意外,“将军说什么?”

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十大赌博靠谱网站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