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十大赌博靠谱网站平台

百草堂文学网_免费小说文学网
繁体版

节艰难的程咬金

钟楚乔对钟雨晴的安排很满意,心中无比得意,儿子终于长大了,想的比父亲还透彻。

回去的路上,车夫在外面开车,北堂凌霄和南宫千华坐在里面。钟楚乔准备的马车,很舒服,足够两个人躺下睡觉。车内还有足够的水和干粮,短时间内吃喝不用愁,连药材也充足。

“钟雨晴年纪很小,考虑的很仔细。”

北堂凌霄的密语,绝对没有夸大钟雨晴,但讽刺对方的麻烦也差不多了。虽然开车有些累,他也很享受和南宫千华一个人的时光,但现在身边多了一个陌生人,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他不想麻烦,但不代表别人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车夫是宁瑶安排的,钟雨晴的心思也没有说的那么详细。而且,车夫和宁瑶还在上车前互动,眨了眨眼,宁瑶怕招惹到你,让钟雨晴取了名字,我猜钟雨晴做这个好人也会很开心的。这位车夫的任务主要是监视大家,如果大家有什么变化,他会第一时间给他发消息。宁瑶。”

北堂凌霄脑海里传来的声音轻柔婉转,仿佛不在乎被人注视。

只是北堂凌霄没有南宫千华那般的好气质。听说这车夫可能是宁瑶派来的,顿时怒了。

这时,马车在无人的荒野中行驶,北堂凌霄一掌拍了拍车夫。

开车的司机感觉到背后传来的掌风,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他,但他还没来得及动弹,就死在了北堂凌霄的掌心之下,整个人从马车上摔了下来。

两剑同时穿透了北堂凌霄和南宫千华的身体,剧痛迅速蔓延全身。

南宫千华和紫邪的手掌稳稳对准。他的内功,远非紫邪所能比拟。然而,他的身体却一点都不好。另外,为了能早点安排好一切,为了最好的赶到北堂凌霄身边,他一直轻装上阵,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激战,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对付紫了。谢。

但南宫千华心里很清楚,自己若是白死,不仅无法帮助北堂凌霄摆脱紫邪,还可能会让北堂凌霄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无定空印禅师,东方竹流等人,将目光转向对方。

他知道,就算这些人联手,他也不会想到会伤害北堂凌霄,可是他多年的筹划,他这辈子的努力,大半都毁于一旦。

南宫千华想起自己答应过北堂凌霄,会帮他完成宏伟计划!

第一百五十二章

在他丢下鞭子和紫邪对峙的那一刻,南宫千华很快就判断出,以她现在的情况,她根本无法对抗紫邪很长时间。所以,几乎是在手掌合拢的下一刻,南宫千华手掌一翻,将手掌变成横掌,顺着紫邪的手臂快速往下推,一掌拍在了紫邪的胸口。

这一掌,已经耗尽了南宫千华所有的力量,更何况还有一柄利剑贯穿胸膛!

见紫邪一脸惊恐和不敢置信的表情,依旧掩饰不住迅速涌上来的死亡气息,南宫千华松了口气,总算是帮北堂凌霄排除了所有隐患。宁瑶、姬云峰、紫邪、徐璐、孙甫,这些想要害北堂凌霄的人,他一个一个的摆脱了。

南宫千华在他身边倒下,北堂凌霄眼眶都红了。刺入胸膛的一剑,依旧影响着他,因为它下落的速度,让他无法在南宫千华出手之前挡住紫邪。

脸上死气沉沉的不只紫邪和宁瑶,南宫千华的死气不比他们任何人差。

北堂凌霄抱住了坠落的南宫千华,身体一震,一道内力在他们身边荡漾开来,甩掉了那个还拿着两把剑,却没有将剑甩出身体的蓝衣男子。他知道,此时拔剑,只会加速千华血的流失。

南宫千华蹙眉,努力睁开眼睛,努力保持一丝清晰。他微微抬起头,气喘吁吁地清了钱。他伸手握住了北堂凌霄的手,却显得很虚弱,苍白的手指微微颤抖。

北堂凌霄一手将南宫千华抱在怀里,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那只虚弱的手,好冷啊!

“凌霄……你别急着杀人,我死了……和他们无关。” 南宫千华断断续续的声音显得微弱,仿佛随时会停止,嘴角的鲜血瞬间持续溢出。那苍白的脸庞,生出一抹冷艳绝伦的风骚。

“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千华,保持你的实力,不要说话!青双子!快来救千华!”

北堂凌霄喝了一大口。从未有过的恐慌,让他急忙失魂落魄。他不知道南宫千HUAWEI什么要他放过那些想要处死他们的人。没有他们,千华不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以她名字命名的青双子这才松了口气,跑出她的脚步,挥手甩开身边少女美瞳的支撑,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南宫千华的身边。跟在后面的孩子取出了药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了青双子。

青双子推开衣服,将一小瓶白色粉末倒在他被剑刺中的地方,然后拿一块不明材质的布盖在伤口上,让北堂凌霄拔剑。

北堂凌霄依旧紧紧握着南宫千华的手,正要拔出他的内力之剑。

“等我”

一道细微的阻隔声准确地传到了北堂凌霄的耳中。

“千华?”

南宫千华没有回应北堂凌霄,而是看向青双子:“拔出这把剑,我还有什么机会醒来?”

没想到千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北堂凌霄更加的慌乱,心中的不安也渐渐的加重了。

“百分之几是什么?你是南华塔的主人,连这一剑都活不下来?你醒了,百分之十都醒了!”

北堂凌霄喊道,不知道是在告诉自己,还是在告诉南宫千华。

青双子看着北堂凌霄激动的样子,知道如果他说出真正的可能,这个人恐怕要崩溃了。不过,看着南宫千华坚定的眼神,他却是无法说谎。

”南宫宿主用内力催动轻功,甚至驱车了一天一夜。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精疲力竭而死,而宿主的身体状况,不用说,北堂阁主可也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更何况南宫地主执意要对付那些人这么久,现在不打这把剑,他可以退一步说,以后不会再有激战了。南宫的原贴未必能活下来,何况拔剑后还有苏醒的机会。”

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十大赌博靠谱网站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