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十大赌博靠谱网站平台

百草堂文学网_免费小说文学网
繁体版

佼佼者

岳光祖笑道:“本座有一个好朋友,姓陆,名叫太乙陆文通,真人。不知方闲的侄子有没有听说过?”

方仲摇头道:“我不熟,倒是听说过一个太乙宗,不知道是不是真人月说的那个宗门。” 方重以前也从朴玄那里听过太乙宗的名字,现在才说出来。

月光祖道:“这就是宗门。虽然你听说过,但你一定不知道,这太乙宗有两宗同源宗门,莲藕世家,虽然是分开的,但其实是一个世家。这是分开了。有两个宗派,一个是天道宗,一个是茅山宗。”

方仲对张顺机在巫道上生活的事情已经很了解了,直到后来被分成了天师、太乙、茅山三个人。这一刻,听月光祖提起,也不过是旧物的更新而已,并没有什么好奇心。.

岳光祖目光一扫,方重见他心知肚明并不意外,也说不出什么他编造出来的,想了想,缓缓说道:“可惜我出道了。来不及了。否则,必须说服这三派的祖宗传授艺术,解谜。没有办法拆开互相传授,这样的举动只能造成师资流失,无法相互印证。是吗?是不是很遗憾?每次看到陆真人谈起当年的事,我都痛哭流涕,深深地责怪自己没能弘扬第一师的教诲,深感感动。因此,我自夸就在他的面前,决心要成真,让陆真人如愿以偿。”

方重心中一惊。难怪华阳门和太乙宗的人混在一起。原来,这种关系还是存在的。不过,无论岳光祖说得多么美,对于亲身经历过的方重来说,太乙和华阳的人实在是太逼人了,不仅茅山被抓了,观音也被抓了。他们有些人的性命就这样丢了,手段卑劣到无法补充。

方中道:“岳真人要帮助太乙宗,就得侵吞其他派系,不时不时出手拿刀,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听到方重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怔,觉得方重的语气有些沉重。作为一个小辈,他怎么能开门见山地批评他。

没想到,岳光祖并不在意,脸上反而露出疑惑之色,诧异道:“有这种事吗?我怎么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一定是方闲侄子误会了。”

四人的失踪早已为人所知,就连郑元洪、侯鑫等人也十分关注。他们虽然没有在城外等候,却时不时派人来拜访。听到人又出现了,他们马上放下了顾虑。,都跑到北斗直门去迎接了。小兰先回了方重的住处,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方重换了身,赵胜、墨岚等人也重新梳洗了一下,然后在大厅坐下,聊起了丰都神社的事情。 .

第17章被困

方重见在场的人不乏,却很想念钱文逸大师,对马武道:“不知道少爷去哪里了?”

马无道:“千道友写信,说要送回昆仑山。我与外界没有联系,信息交流不便,所以他亲自送回了青城山。”

方中道:“青城山离这里有多远?”

马无道:“不远不近,用钱道友的脚施展遁术,可能需要七日的时间。飞剑若来去去,说不定两三天就回来。”

方重点了点头,钱文仪是故意冲向青城山的。自然,青城山和昆仑的关系不错,消息交流也很方便,只是不知道该写什么。也许这是对学校的说明,我自己。突然离开洛水城,免得被人误会。

马无道:“看到你平安的从丰都神宫出来,连老爷子都觉得很意外。现在轮到你口授了,让老爷子听一听,这久违的丰都有什么?神社?”

方重当即说无心落入阴阳境。当他说起被尹长生俘虏,想要被附身的时候,在场的很多人都有些惊讶。” 马武脸色难看,喃喃道:“原来是他!” 方重之后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那天遇到了凝子。

赵生打断道:“中间我可以说一两件事。” 他从施放天师法术拯救方仲的那一刻开始,打开鬼门,一不小心给殷长生打电话说起,直到万子纯。银光和尚拼命反抗,却被池鱼摧残,被琴声惊呆。其间,墨岚和童光也将他们遇到的事情穿插其中,整个事情基本一致。

众人全神贯注地听着,谁也没出声。凤都神宫剩下的几个人,随意的出来,放到了今日的世间。他们都是不屈不挠的人物。没想到,他们被困了数百年,一时间全部灭亡。真是无常。

直到方重说完最后一个老者,众人才微微一叹。马无道:“真是出乎意料。我觉得马五活的久了,见识广博。今天听说了,才知道不过是井底之蛙,那尹长生果然名不虚传。死了,我巫术的衰败和死亡,是罪魁祸首,全都在他身上。”

众人都很关心殷长生、银光和尚、万子淳、昆仑三人,却没有在意最后出现的那个老者,种下莲子。难怪老爷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这件事情,最后还是跑了出去。话音刚落,就被天凝子给杀了。他没有任何真正的技能,他的生活很糟糕。谁在乎。至于天凝子的死,多半是方重的失误,引发了神宫内的严厉禁制,犹如开启了邪镜。

马武叹了口气,道:“这些话说起来很震撼,毕竟是几百年前的恩怨,现在没必要牵扯进来。反正这些人都死了,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好,放了他。 。”

众人点头应道,墨岚道:“我这一次进入丰都神宫,晚辈知道了一些神殿的秘密,但他们根本过不上幸福的生活,还不如不知道。水没了,小辈没面子留在这里了。这是跟大九九和赵兄道别,这几天的打扰,深表歉意。”

马无道:“你要走了?”

墨岚道:“正是如此,我两人离开月月殿已经很多天了,所以我决定回去了。”

马武道:“好,请代老夫向墨堂主问好,老夫不会送走的。” 马武不喜欢被外人打扰。他要离开,自然不用装腔作势的留着。

墨兰和童光告别了众人,来到方重面前,两人道:“方闲兄弟,你心地善良,我不如你,墨兰不如你……以后,请你来月月堂相聚,大家一起好好喝一杯。”

方中道:“墨兄进展顺利,下次见面会陪着。”

童广也客气的说了几句,然后两人就离开了北斗智,回到了瑶月堂。

商量完毕,方重一回到屋子就睡着了,连衣服都没脱,实在是太累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方重揉了揉自己的脸,然后起身,将整个人取出来,一一放在书桌上。除了原本的飞鱼剑和火岩剑之外,阴阳界还获得了一把精神受损但还能用的剑。它卡在他的腰间,从不丢弃,带出来。但昆仑两神剑的两位长老,却早已消失不见,化作万千碎片。两人以剑为寄宿之身,甘愿为剑灵。等他们被消灭,这把剑自然会一起毁灭。

至于所带出的长剑的来历,多半是那昆仑弟子意外闯入阴阳境,却没有方仲的好运,被困在其中,甚至灵魂从未被遗忘。我想,银光和尚和寒道尊者,一个灭魂,一个凶手,被他们击中,无论人或鬼在哪里,都有生命。虽说是为了防止殷长生趁机脱身,但数百年来,肯定有不少人冤枉死了。那昆仑弟子是谁,生锈的长剑自然无法分辨,但如果将这把剑交给千文逸等长老,或许就能猜出此人的真实身份。

方重随身携带的邪珠,在被殷长生附身的时候,被丢进了神宫的正殿,回到正殿见到陌生老者的时候,被方重捡到了。这是他父母的遗物,一直被方中震看重,自然不能掉队。等这些东西都拿出来之后,方重终于摸到了羊脂葫芦。

这个葫芦的外观和之前一样,只是感觉稍微重了点。方重盘膝坐下,双手捧着葫芦,贴在耳边,用意念慢慢感应着葫芦。

这种感觉突然让他吃惊

原本只有父母魂魄的鬼冢,只多了一个人,多出的人,就是那个殷长生!

鬼冢中的殷长生浑身黑气充盈,双目紧闭,盘膝而坐。在他的上方,钟琰夫妇同时伸出双手,无数灰色的空气从他们手中飞散而出,围绕着殷长生旋转。那灰色的空气,与殷长生身上散发出的黑色空气完全不同。它几乎与水和火相同。两者相互排斥,不时碰撞,又同时消失,几乎无法区分。

全球网赌十大平台|十大赌博靠谱网站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